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所)展演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2010,早鳥飛飛,驚喜連連,錯過不在!

開春獻禮《群盲》《同意的重要:手牽手 當屍首》
時間:2010年3月5.6.7.9.10日

春季花開《九歌》《無路可出》
時間:2010年3月26.27.28.29.30.31日

夏日莒哈斯《Kalpa:時光之劫》
時間:2010年5月21.22.23.28.29.30日

更多優惠好康即將不定時迸出!密切注意注意注意。
  • 419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群盲--我們要演出了!我們是:劉廷芳還有崔台鎬


 
崔台鎬V.S劉廷芳

今年大四
在接演《群盲》之前就已經有許多大大小小課堂校外的演出經驗

.NOW.

兩人即將以《群盲》作為大學時代的結尾,
他們是怎麼想的呢?
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Q.當初決定以《群盲》當畢製,做為自己在戲劇系的結尾的原因是什麼呀?

劉廷芳(以下簡稱大甜):

導演是很大的一個因素,跟千涵之前就合作過,覺得很愉快也很順利。之前就還滿想跟他繼續工作,所以大四時就達成共識,一起做這個畢製。 
        崔台鎬(以下簡稱阿搞):

       跟劇組其他畢製生都是滿好的朋友,會跟千涵合作也是因為之前我們常常進同一個劇組,
       雖然她之前都是導助而我是演員,沒有正式合作過,但是對她也滿熟悉的,
       而且這個劇本也可以在表演上找到新的詮釋方式,所以最後就決定跟千涵一起合作畢製。

 Q.《群盲》這齣戲的排練到目前為止,你感覺到了什麼?什麼感覺都可以。

大甜:

一開始知道要做這個劇本時有點抗拒,因為我一直以為我會跟千涵合作一齣寫實戲,討論情感、關係等主題的。因此決定是《群盲》的時候有一點點害怕,後來真的進入排練後其實很訝異我們可以跟導演一起發展出腦海中的表演方式。
這個本一開始看覺得還滿悶的,可是我們目前找到的表演方式變得滿有趣的,能把這個本發展成這樣非常特別,一步一步走到大家的共識,理想中的樣子,讓這個本變得很有趣。
另外,因為是《群盲》的劇本,所以當我們摒棄平常太依賴的視覺,純粹用身體聲音,動用其他感官去演戲,這也是很特別的。在離開戲劇系前做這個嘗試我覺得也滿好的。
阿搞:

第一個是劇組的相處很和睦,然後在玩樂中找到一些對身體的新用法,也算第一次排到這麼大量需要肢體的戲。
很深刻的是,陸愛玲老師曾說戲=play,在這次的排練中,我覺得真的就是在play:玩樂之中找到許多肢體的細節。
           Q.《群盲》的角色功課難嗎?為什麼?
大甜:

其實我覺得滿難,因為這次不像之前找角色臉譜、資料,基本的故事撰寫或想像。因為我覺得這次的角色功課很多是在身體上的找尋,必須找到很多符合這個角色的身體姿態。在排練過程中,為了替角色塑型,因此我們都帶上了面具。當失去了臉部表情,身體的形態就會被急遽的放大。對我而言,身體已經是變成一種情緒的表達,以往我們依賴的表情手勢,現在都不能用了,身體的每個轉折細節都會被詮釋成角色個性或是當下的情緒。我覺得這樣的表演,身體是必須很有表現性的。

阿搞:

我覺得每一個角色功課都很難,但這次比較偏向於身體之找尋,因為這次是採用一個”形式”的前提去找尋,所以工作方面比較偏於:找尋失去表情時身體該怎麼運用,會有什麼樣的改變。正常的姿態會有點流失,背會變駝,膝蓋會更彎,身體各種姿態都會不自覺有些調整。
一般寫實戲可以用很多眼神解釋事情,但是現在失去眼神,必須找到替代的方式,讓觀眾不用眼神也可以知道這個角色的當下。
在語言的部份,我一開始看到這個本也覺得語言在這個本中很重要,曾有老師提過,這齣戲被當成廣播劇一定會很棒,我這個角色在演出中也有很多”發現”,我發現屍體發現狗,這些發現都得讓觀眾知道讓觀眾相信,聲音與節奏的搭配,是我覺得很難的部份。
以及說話的對象,必須運用聲音的轉換與變化,失去視覺之後這件事顯得更重要,要清楚的表達出各個面向。(大甜:那個聲音的轉換與變化,其實更重要的是他強調了角色之間的關係)

                        --------------------------更多的讓我們在演出時一一來發現------------------------

如果你還記得去年秋天的:吶喊竇娥
你還記得去年夏天的:05161973辛波絲卡

這次,他們將站上不同的舞台,扮演不同的角色,
呈現更為精彩的
群盲
3月5日(五)
北藝大展演藝術中心舞蹈廳
正式上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